• 13806014383

    服务热线

  • 法律咨询
  • 电话:
    13806014383
  • 传真:
    0592-3335376
  • 厦门要债公司表示小额贷入侵校园 几十名在沈大学生“被欠款”数百万

     十一长假到现在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沈阳的刘金峰一直在恐惧和愤怒中纠结——上大二的儿子小浩竟然欠小额贷15万!

    “催债的律师函都送到家里了。含辛茹苦老老实实打工,好不容易给孩子供上大学,没想到孩子胆子这么大,竟然在外面欠了这么多钱,这得是我几年不吃不喝都还不上的巨款。”

    更让刘金峰无语的是:儿子的并没有消费这15万元的欠款,而是在他看不懂的一整套流程里,儿子就欠下了十几万元的外债。

    让刘金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跟他有相同经历的还有来自铁岭、辽阳、鞍山、锦州、抚顺等辽宁各市的40多个家长,毫无例外,这40多个来自不同高校的孩子都各自欠下8万——40万不等的债务,总额加起来超过400万元。

    40多个原本素不相识家长组成了一个维权群,为了压在身上的巨额债务也为了孩子的前途,无望地奔走着……

    近日,十余个家长找到二三里新闻,讲述自己孩子“被欠款”的过程。

    刘金峰告诉二三里新闻:“孩子在沈北大学城一个大学读大二,平日里都没什么异常,今年十一长假期间突然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就反常去了,等回来后,发现孩子的脸色很难看,反复劝说之后,孩子才告诉我,他欠了小额贷15.7万元,我当时脑袋就嗡的一声,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这15.7万都干啥了?可孩子跟我说,他一分钱都没花过,就是帮同学的忙,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欠下这么多钱。”

    相比较男孩当时的迷茫和震惊,女生小宁在母亲面前就痛哭流涕,来自铁岭开原的聂宏杰告诉二三里新闻:“我孩子在一个交通类的高职院校,欠款8万5,当初是帮她同寝的同学小蕊,小蕊说自己需要贷款,只要小宁帮忙提供身份证信息就行,贷款也不用小宁管,奔着帮同学的忙的想法,孩子就提供了身份证信息,其实就是帮了三次贷款,结果就欠下8万5的外债。”

    与聂宏杰一起找到二三里新闻的小蕊的母亲王继灵哭着说:“我的孩子也是受害者,她也是为了帮他的高中同学小龙,小龙在一所职业学院,也跟小蕊说帮自己贷款,不用小蕊还钱,结果小蕊现在欠下了24万元的外债。”

    十余个家长们的讲述基本一致:在得到不需要负责贷款的承诺后,孩子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帮同学去贷款,结果欠下高额债务。

    经过二三里新闻梳理发现,这40多个孩子基本上存在同学关联的交织,即A与D素不相识,但A与B是初中同学,B与C又是高中同学,C与D则是大学同学,对这些欠款孩子们的欠款流程进行梳理,家长们发现源头除了有不知名的小额贷款公司,还有一个叫侯杰的学生。

    40多个家长认为孩子年幼无知被骗,集体找到沈阳市沈北公安分局的道义派出所,经过几次报案,道义派出所目前对侯杰采取了强制措施,道义派出所对二三里表示:“涉及案件侦办环节,暂不对媒体公布详细情况。”

    欠款学生“我也没花到钱,还能让我用命去还啊?!”

    相比莫名的债务更让家长们担心的是孩子的安全。

    多名家长给二三里新闻展示了小额贷款公司给孩子发过来的微信或短信,内容有“不还钱就去死”之类的表述,这让家长们惴惴不安,“谁能天天守候在这20多岁的孩子身边呢?”

    除了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的侯杰,另外一个家长们共同指向的学生是在某建设学院读大二的小东,小东告诉二三里:“我也是受害者啊,今年6月份,我想自己做点小生意减轻父母的负担,但是没有本钱,在厕所里看到一个小招贴说是贷款容易,就扫码关注了,随后对方联系我去他们在江南甲第B座的办公室,说是给我贷款3万,但其中的9千是利息,我只能拿到2万1,而且必须在一个月内还清,我当时就不想贷了,可屋里好几个人就是不让我走,好长时间后才让我离开,我下楼后,侯杰找到我又跟我聊,说是贷款能挣钱,告诉我如果我拉来一个贷款的就奖励1000元,前前后后我找各个同学帮忙,也给他们拉来了十几个,但也就给我2000元酬金,还给了几次打车费和吃饭钱。”对于事情的走向,小东已然没有了半点的掌控力。

    小东说:在他完成3次拉人贷款后,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无底洞,但对方威胁“如果不干了,这利滚利十几万全都由你来偿还。”这样的说词被小东复制用在所谓的下线身上,以此类推,十几名家长都向二三里证实:自己的孩子在不准备提供身份证贷款时,接到过这样的威胁。

    二三里调查发现,孩子们面对这个事情的态度与煎熬的父母比起来大相径庭。

    在某职业学院读大二的小龙对于欠款则轻松的表示:“我来还啊。”事实上现在还在跟家里伸手要钱的小龙根本不具备偿还能力,当二三里新闻提醒他这个现实后,小龙又表示:“那又能怎样,总不能让我用命来偿还吧?”

    尽管家长们说孩子们的压力很大,有个别女生还想过退学,但“被欠款”的孩子们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会跟以后的就业、贷款等个人信用发生关联,最朴素的想法就是:“我又没拿到这笔钱,凭什么要还?!”

    二三里找到了对学生们放款的王宇飞(音),但王宇飞自称姓白,也承认对学生们进行了小额贷业务,对于家长们认为被骗的事情,此人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贷款合同显示的利率是每个月3%——按照法律规定,这已经是高利贷。

    二三里:你知道自己的贷款利率是高利贷吗?

    王宇飞:你说是高利贷就高利贷啊?

    二三里:按照国家法律规定,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你准备怎么办?

    王宇飞:你说不受法律保护就不受法律保护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合同上都有他们的签字和手印,不承认能行吗?

    二三里:你明知道学生们并无偿还能力,为什么还要多频次给那么多学生贷款?

    王宇飞:我拒绝接受采访。

    同样拒绝接受采访的还有小龙的导员陈晓希,就读于杏林医学院的小齐欠款18万,他的导员夏老师则很无奈:“从入校起,学校就多次提醒孩子们,而且之前小额贷在高校里的什么老乡会啊同学会啊都已经解散了,但这些孩子们也都是成年人,学校不能像小学生那样管理,学生这种借贷也都是私下行为,校方很难监管到。”

    律师:放贷方至少是恶意

    少则8万多则40万的欠款,在家长们的头上的危险摇摇欲坠,家长们害怕砸下来的不仅仅是家庭的债务,还有孩子们的未来,但事情到目前毫无进展,家长们也曾咨询过律师:“律师说了,就算高利贷的利息可以不还,但本金必须偿还。”

    事情的难点还在于,法律的无力感,二三里新闻向有关方面了解到:小额贷是合法的,家长们所称的诈骗在司法上属于结果犯,这就意味着:在家长们并未还钱以及没有其他暴力催债手段引发的后果,都无法构成刑事犯罪,至于微信短信里的“不还钱就去死”顶多算是治安事件,连案件都很难构成。

    沈阳高义律师事务所的才富律师告诉二三里:“经常会遇到这类的法律咨询,高利贷的利息虽然不用偿还,但本金确实要还的,但在此次贷款中,放贷方明知学生并无偿还能力还要放贷,则属于恶意放贷,此外,学生们并没有拿到贷款,那么,钱去哪了?这就有欺诈的嫌疑。学生群体虚荣心强,自控力不足,自我保护意识又太弱了,正因为如此,违规贷款机构抓住了学生容易控制的特点,将一些在社会中已经失效的放贷手段推向校园。”

    二三里新闻在若干个大学得角落里、电线杆上仍然能看到言简意赅得小额贷广告,沉默的如同始终在等待的陷井,等待着那些懵懂的大学生们自投罗网……

     

    厦门会盈服务咨询公司是一家合法、正规、专业的厦门讨债公司厦门要债公司专业追收各地的企业欠款,工程款,私人借款、个人欠款、债务纠纷、法律咨询婚姻调查等。

  • 厦门市会盈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 厦门市会盈咨询服务团队将结合专业知识和诚挚的服务态度,运用多种新型的服务方式,提供最佳的服务
    支持,帮助客户更快速解决问题
  • 联系人 :吴先生
    服务电话:13806014383      传 真:0592-3335376
    E-mail :150119052@qq.com
  • Copyright © 2003-2017 厦门会盈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正规,专业的讨债公司,厦门讨债公司 技术支持:易创客科技